芒果视频app下载官网免费

芭乐app下载视频污

芭乐app下载视频污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呵呵,既然是陈公子邀请,那就权当助兴,一起喝一杯吧。”

杨老三虽然心中隐约猜到陈青帝这么做,极有可能是在隐晦的警告自己,不要太将自己当回事。

但双方毕竟还没到鱼死网破,不死不休的地步。

所以杨老三以极快的速度收敛情绪,等面上尽量保持云淡风轻之后,主动要替杨天宝引路。杨天宝下意识的扫视了陈青帝一眼,而后先行离开。

程心看了看离开的杨家两兄弟,而后回转,落向陈青帝,“我怎么隐约觉得在东辽有大动作?”

“一些跳梁小丑要警告罢了。”陈青帝不痛不痒的嘀咕一声,神色并没有太大的起伏。

程心咂咂舌,还是有点吃惊道,“杨老三可不是什么跳梁小丑,他在东辽的影响力……”

陈青帝笑着打断程心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,旋即两手揉脸,示意程心带路,引领他进入酒会现场。

这一次酒会因为程家是发起人,各界权柄人物来了不少。

除却本土几个大家族,以及商界成功人士,乃至一些当红影星,甚至连其他城市的人都远道而来。

陈青帝在东辽一代的熟识不多。

甜美美眉眉眼动人银杏树下写真

程心提前预料到这一点,所以他的坐席安排的相对靠前,旁边入座的也是有限的几位熟识,左右手分别是舒清,慕小妖,而是慕雨寒,荆戈,杨天宝。

酒会采取的是中式风格,几十张桌子布置的景气而富丽堂皇。

“喝喝酒,聊聊天,然后跳几支舞,结束各回各家,各找各

妈。”陈青帝举起一杯调制的很淡的红酒,笑眯眯的自饮。

舒清没好气的瞪视陈青帝一眼,笑骂道,“正经一点,毕竟今晚是重头嘉宾。”

“咋滴,难不成因为我是重头嘉宾,所以要跳脱衣服?”陈青帝反呛舒清一句,旋即嬉皮笑脸的凑到舒清面前,嘀咕道,“是不是想看了?”

“看什么?”舒清狐疑。

陈青帝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,“当然是看我跳脱衣服啊。”

舒清当即龇牙,拎起调羹就敲了陈青帝一下,而后呵斥道,“正经点。”

“我跟说我正经起来,连我自己都怕。”陈青帝打了个酒嗝,也不知是真醉还是装醉。

杨天宝还是第一次看到陈青帝如此作风,心中稀奇的同时又忍不住多看了陈青帝两眼。荆戈坐在最外面,自开场就沉默寡言,宛若一座冰雕。

“咦,陈大美人。”陈青帝酝酿了一下情绪,刚想继续跟舒清斗嘴,冷不丁的一句陈大美人,让他酒醒了一半。

李未央竟然也来了。

而且今天的李未央打扮的相当出众,一套紫色晚礼服将她的身材衬托的极为惊艳。加上常年习武,身材纤细又不失韧性。

纵观全场,能够在以表装束上与她平分秋色的仅有陈青帝这一座的舒清三人。

“嘿,陈大美人。”李未央并不在意全场不少男人心怀不轨的目光,她一步三跳,径直的走到陈青帝面前,伸手拍了他一下。

陈青帝佯装咳嗽两声,背对李未央,说道,“也来了啊。”

“是啊,对了,看我今天美不美?”李未央眼睛眯成月牙儿,一句话说完顺势牵起晚礼服的裙角,宛若一只随时都会翩翩起飞的彩蝶。

“美,确实美。”陈青帝哼哼唧唧两句,敷衍了事。

“看都不看,怎么知道我美?”

陈青帝,“……”

陈青帝匆忙之余,寻机扫了舒清一眼,发现对方目光阴冷,仿佛随时都要杀人似的。他想了想,还是不要跟李未央过多打交道,以免招惹麻烦。

奈何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舒清怎么说也跟李未央打过一架,现在遭遇,立即呛火。

“我怎么没发现哪里美?”舒清抬头斜视了李未央一眼,语气不冷不热道。

“哎呦,我当时谁呐。”李未央其实一早就看到了舒清,只不过被她自动忽视,现在对方主动跳出来,李未央故作讶异的咯咯笑道,“原来是。”

随即她施施然的抽开一张椅子,坐在舒清对面。陈青帝摸摸鼻子,预感事态不妙。这两女人碰到一起准没好事。

果不其然,李未央借机呛嘴舒清的同时还不忘‘误伤友军’,拉陈青帝垫背,“陈青帝都说我美,竟然说我不美。”

“说到底是眼睛有问题,还是拐着弯的骂陈青帝眼瞎?”

陈青帝,“……”

“这死丫头没事提我做什么?”陈青帝心里哀嚎,面色难堪,至于慕小妖和慕雨寒集体失声,静观其变。

“美吗?”舒清撇嘴,眼角余光落向李未央的某个位置,“那么小,竟然敢说自己美?”

李未央起先被舒清这番莫名其妙的动作弄的一头雾水,低头查看两下,再回转到舒清某个位置,恍然大悟。

她还没来得急反驳,舒清气势腾腾道,“小姑娘,那么小就别出来丢人现眼了。”

舒清故意在‘小’字上加重语气,意在提醒。李未央张张嘴,持续性的哑口无言,沉思一阵,呛嘴道,“我哪里小了?”

“那是因为没见过大的,才觉得自己不小。”舒清实在太彪悍,等李未央一句话才说完,她做了一个技惊四座的动作。

只见舒清两手手心朝上,大大咧咧的朝自己胸口托了托,顿时波澜壮阔,峰

谷起伏,“这才叫大!”

陈青帝,“……”

“我去,这真大。”

“我滴个妈

妈呀,这妞的动作简直要诱惑死人。”

一刹那,整个现场的人都瞠目结舌,再看舒清那对悍然大物晃动的迷人弧线,太具备杀伤力,很多男人表示快受不了了。

李未央撇撇嘴,一脸羡慕嫉妒恨,整个人的气焰都被压制的死死。

陈青帝深吸一口气,暗中向舒清竖起大拇指,“姐,整个晚会现场我就服。”

“哼。”舒清冷哼一声,对陈青帝阿臾奉承不为所动。

陈青帝搓搓手,再次大献殷勤道,“是不是太累了,要不我帮拖着吧?”

舒清,“……”